一杯奶茶西米露

微博http://weibo.com/u/1801119957

小甜饼店,业余烧红烧肉
个人群号:197133714,十分冷清,你们可以来随便聊天
十分喜欢发日常
不想看我日常的戳我的tag看文
想diss我日常的请麻利点自己滚我不想骂人
以后日常发微博

啊啊啊啊啊我就是个傻子我清c盘把sai给删了啊啊啊啊啊啊
好不容易有空想画画发现快捷方式失效,然后才发现自己给删了QAQQQ气哭

【原创百合】她和小姑娘

小姑娘可爱不讲道理了。
“你再不理我我就去你寝室门口坐着哭!”这是小姑娘在她总是不回消息时最喜欢发的一句话。
她正在后台整理妆容,按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小姑娘的这句话就跳了出来。她放下眼影刷去敲键盘,室友在旁边拍拍她肩膀:“哎,你家小姑娘又要去咱寝室门口坐着哭啦?”
“哈哈哈你咋知道。”
“唉,你不理她她又不会真的去哭。”
她敲着手机:“嗯,要是真哭了那可难哄了。”
小姑娘在那边美滋滋地回:“emmm那说好了啊,回来要亲我的。”
“嗯。”

她不怎么爱撒娇,全社攻气最强,猥琐点的死宅也就只敢私底下议论议论,没人敢当面挑衅,极个别心里有点儿歪心思的都在她周围人身上打听消息。
“那个,问你一句,那个女生qq号多少。”
小姑娘停脚顺着他手指看了一眼,嗤笑了一声:“问这干嘛。”
“想联系联系嘛。”
“她有对象了。”
“那也可以交个朋友嘛。”
小姑娘烦不胜烦,刚想扯个借口赶紧跑路,她就走了过来:“走呀。”
“老公,他找你要联系方式。”
她扫了两眼,掏手机:“哦,扫码吧。”
“你为什么要给他啊。”小姑娘撅着嘴跟着她走,“他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人啊。”
“我又不加。”她伸手去拽小姑娘的双马尾,“歪啦,我给你扎。”
“好啊好啊。”
真好哄啊,她一边拆皮筋一边想。

【原创百合】她和小姑娘

【#三次元认识我的人看完以后请务必不要专程来找我问细节,我会把你头拧下来的(微笑】

晚会的最后是抽奖环节。小姑娘开始犯困,从她身后把脑袋放在她肩膀上磨蹭。她回头看了一眼,又把头转回去:“哎这谁弄的?创意不错啊?”
“啊,B大佬弄的。”
“挺好的。”
小姑娘看他们在台上整理毛绒玩具奖品,撇了撇嘴:“我想要那个萝卜嘛,那个橙色的小萝卜。”
“那么小啊。”
“emmm他们没钱买大萝卜。”
小姑娘打了个哈欠,想着等会悄咪咪地问哪个中奖的男生不要萝卜。台上音响咔嚓响了两声,小姑娘抬头去看屏幕上中奖的名单:“居然有这么多人。”
“恭喜你,”她突然转过头来笑眯眯地盯着小姑娘,“获得我一个。”
小姑娘愣了一下,等到她转回头去才噗嗤一声笑出来,又哼哼唧唧地把脑袋趴回了她肩膀上:“赖皮赖皮,我早就有过啦。”
“再送一次嘛。”

诸君,我想继续写百合

【林秦】日常(15)

#奶茶出品小甜饼#
#大概ooc?……#

秦明以前习惯了一个人住,后来生活里突如其来挤进一个林涛的时候他总有些不习惯。
比如说,一觉醒来旁边有个胡子拉碴的大男人在打呼噜。
比如说,工作完以后心满意足泡个热水澡钻进被窝的时候就有个人连内裤都不穿甩着x就跟着往床上挤。
烦死了,想分手。
不过到底还是没分掉,这是很明显的事实,这个结果主要建立在林涛被秦明林林总总揍了好几十次的基础上。秦明以前也是不喜欢动手打人的,然而他发现眼神攻势对林涛已经毫无作用的时候,他就只能直接动手了。
“宝宝你以前从来不打我的!”
秦明掂着林涛当初送的拳击手套,上下扫了他一眼:“不是你让我动手的吗?”
后悔,委屈。
不过事实证明同居是可以改变情侣双方的,比如林涛再也没甩着x出浴室,而是选择用“宝宝来给我送毛巾吧”的借口把秦明一把拉进浴室不可描述;再比如林涛选择了早起做早饭,坚决让自己的呼噜声在秦明醒过来之前停止。
独辟蹊径解决问题,大兄弟你可以的,李大宝竖起了大拇指。
秦明后来就变成了晚起的那一个,又被林涛娇惯出了赖床的毛病,醒了也打死都不起来,窝在被子里仿佛被木之本樱封印的库洛牌一样。林涛忙完了就跑去挠一挠秦明:“再不起床就迟到了哦。”
“挠你痒痒了啊。”
“就不起?”
一般说到这三个字秦明才会慢吞吞地睁开眼睛,爬起来,声音像是浸着奶黄色的光晕一样:“林涛……”
心都化了好吗!
其实很多时候秦明迷迷糊糊喊的那句“林涛”下面接的话一般都是“给我出去”什么的,但是林涛完全不care,他的心里自动忽略了所有负面消息,将秦明那句朦朦胧胧的称呼不合理地疯狂夸大,兴奋得就像被小奶猫亲了一口一样。
男朋友傻乎乎的也是挺好的,秦明这么想。
秦明再往后就慢慢养成了习惯,哪怕是节假日不用上班的日子里,他一醒来只要摸到旁边的位置是空空的就会直接喊一声“林涛”,过不了五秒就会有只大型柴犬高高兴兴地从门外跑进来:“醒啦?再睡会?”他还会揉揉秦明还又热又软的脸,说着要去接着打扫卫生,给秦明重新盖好被子,关门出去继续忙活。
高岭之花的人设在家里还是艹不动的,秦明以前还会端端正正坐在沙发上看影碟,再后来会把脚搭在林涛腿上,到最后他俩索性把沙发后撤了许多,加了块地毯,坐在地上搂着抱着吃着零食看电视。
李大宝有次来送文件的时候来过他们家,秦明正坐在林涛腿上剥核桃,听门铃响就起身去开门,把站在门口的李大宝吓了个彻底:“老,老秦?”
林涛站了起来:“哟宝哥来啦?进来看电视吗?”
“涛,涛涛?!呃不了不了,我送个文件就走。”
秦明看着小姑娘开着老头车逃得飞快,满脑子的疑惑。他站在全身镜前看着自己身上套着的小熊家居服和脖子上过敏挠的两块红印,问林涛:“我这样有什么不正常的吗?”
林涛穿着鳄鱼的连体睡衣,一脸不能理解地看他:“没啊。”
而此时的李大宝被日常居家风格的林秦吓得心惊胆战,喝了一大杯星冰乐都没缓过神来。
“太可怕了,我一定是走错了次元。”
小姑娘真是充满幻想啊。
end

那什么我说一下,我是【时光之声timeless radio】电台的文案,如果你们听到我在loft上发的文在那边有播或者微信公众号有放的话,是我授权过的,不要方脏。

【画重点】:我只授权了这一家!如果别的地方听到看到了!请务必联系我!

你们听我一句!!!
一定要去看恋爱裁判的pv!!
woc真的我简直爱死这个画风了!!
而且好特么甜啊啊啊啊啊我快不行了!!!
链接放评论里

【林秦】恋爱裁判

#奶茶出品小甜饼#
#大概ooc?……#
#梗来源于《恋爱裁判》,疯狂表白40大爷和miku!#

まさに恋愛裁判
君は僕にどれくらいの罪を問う?
最終弁論 涙の後に君から告げられた
僕は「有罪(ギルティ)」

“秦明!”
李大宝抬头看了一眼背着身坐在办公桌前的秦明,有点犹豫:“你真不打算原谅他?”
秦明没回答,翻了一页书。
林涛在门口站了一会,沮丧地掏出手机给他发微信,又眼看着一排红色感叹号跳出来,内心绝望。
没错,被甩了。
“不是我说你啊涛涛,”李大宝趁着上厕所的借口偷跑出来直奔刑警队,“你说你为什么就非得去翻老秦的日记本呢?”
“那我有什么办法,坐地铁的时候弄丢了钱包,到了警局门口急着给出租车司机付钱,我记得老秦有在本子里夹钱的习惯,就随手抽了两张付了。”林涛捂住了脸,“我哪知道他放在我包里的那本那是他日记本啊!”
李大宝挑了挑眉:“所以你之所以知道那是日记本,是因为付完钱以后你还看了两页?”
林涛语塞,被李大宝不屑地说了句活该。
不能怪我啊这明明是人的好奇心使然啊,他委屈巴巴地趴在座位上想。
秦明的日记本一直被他当成宝贝一样保护着,里面零零碎碎记了他和林涛从开始交往到现在的事儿,还有些颇有点少女心的心情。今天早晨他还没醒的时候警局突然来电话催他赶紧去,秦明急匆匆地只拿了手机,来不及带包就开着车先走了,而那个日记本刚刚好就放在包里,被替他带包的林涛刚刚好看见。
没理由地侵入恋人的私人空间是一件很没礼貌的事情,林涛一直是这么认为的,他对于秦明的信任让他完全没有怀疑过秦明是否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瞒着自己,只是反反复复地谴责自己好奇心害死猫。
“老秦啊,我说你俩为了这么点鸡毛蒜皮的小事而分手也太过分了吧。”
秦明挥挥手示意李大宝出去。小姑娘嘿了一声,像他一样插着腰盯着他:“这是我办公室啊让我去哪?”
“厕所还是刑警队,随便你。”
虽然还是一样一起回家,林涛却明显地感觉得到秦明整个人散发着冷漠的气息,他自觉主动地抱着被子去沙发上睡,关了客厅灯,蜷在沙发里颇有些可怜地盯着一明一灭的电视屏幕上重播的静音球赛,时不时回头看一眼关紧的卧室门。
他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只知道自己醒过来是因为一道炸雷。他匆匆忙忙跳下沙发去敲卧室门:“秦明?秦明?”
门内过了好一会儿才传来强压着颤抖的一句“进来”,林涛跑到床边却不知道该不该抱他,只能坐在床边给他擦额头上密密麻麻的汗。秦明呼吸有些急促,他闭着眼靠在床头上,好一会儿才缓过来,伸手去抽屉里翻出安定药瓶,摇了摇,只剩一颗当啷作响。
林涛看着他把药往手心倒,吞吞吐吐:“那个…我觉得安定还是少吃比较好。”
秦明停下了倒药的动作,抬起头来看他:“我睡不着,你不知道吗?”
“可是我会陪着你的。”
秦明定定地看着他。林涛被盯得心里发慌,语句都有点打结:“我,我真的会永远陪着你的。”
“你看了我的日记还能说出这种话。”秦明似笑非笑地看他。
“可是我喜欢你啊。”林涛言词恳切,“我是真的很喜欢你,想要陪你一辈子的那种喜欢啊。”
他等了好久,才等来一声轻不可闻的叹息,他看着秦明把药瓶收好,在暴风雨声里缩进了被子里:“那来陪着我吧。”
秦明表面冷漠,内心柔软,他的防备心比林涛见过的所有人都要强。林涛清清楚楚地看见秦明的日记本上写了他对自己所有殷勤的追求举动的质疑,写了他从防备到接受再到陷入爱河的全程。林涛也觉得自己很奇怪,他看完了一整本也没有丝毫减退对秦明的感情,反而更加心疼,更加想把他捧在手心里宠着。
他看不透自己,却把秦明看得越发透彻,这才是他最内疚的事情。
一夜醒来,秦明还是变成了和以前一样依赖林涛的样子,只不过他在林涛来叫他起床以前就已经衣冠整齐地坐在桌边,等着早饭端到面前。
“今天起这么早?”
“给你个东西。”
林涛一脸疑惑,看着他掏出一个钱包递到自己面前:“这……不是我丢的那个吗?”
“你没丢。”
“被你拿去了?”
秦明点了点头,坐在桌边慢条斯理地吃起粥来。林涛脑子里灵光一闪,他一把抓住秦明的肩膀:“你是故意的对不对?!”
“什么。”
“你故意把日记本丢给我,然后把我的钱包拿走,引诱我去翻你的日记本找钱,再顺势看了你的日记。”林涛啧了声,“秦明你心计不得了啊,你千辛万苦诱我犯错有什么目的啊?”
“林队长忘了自己昨晚说的话了吗?”
林涛愣了一下,又好气又好笑:“你就为了听'我会永远陪着你'这么一句话?”
秦明不答,放下勺:“吃饱了,我去开车。”他还没站起来,就被林涛一个用力按在椅背上,“你要干什么。”
“张嘴。”
他没来得及反抗,被强行捏住下巴吻得上气不接下气。
“下次再作,让你起不来床。”
都一样看不透自己,却将对方看得透彻,也算公平。

恋愛裁判
君が僕に教えてくれた真実
偽りの涙の後で
密かに微笑んだ小悪魔
そう、君も「有罪(ギルティ)」
end